失踪人口

我真的不是趁机弃坑不填……

  台风俱乐部里面有一位少年叫三上恭,他在台风登陆的那个夜晚默默地把桌子椅子叠得很高,在那上面静坐一晚。破晓的时候他对着醒来的同伴们说:“嘿,醒醒,给你们看样好东西。”——那是我见过的最帅气的死亡。以前我一直想把那个场面画下来,却一直画不好。今天下午突然就抓起很久很久没动过的笔,翻出买来只用过一次的油画颜料,画下了那个窗前沉默的少年。
  很小的时候,一想哭我就会开始看书,什么书都可以,随便抓上一本瞪大了眼睛看,慢慢就会忘记想哭的心情。这几个月大概是把从前憋回去的眼泪都流尽了,莫名其妙地就会想要哭,可能是某个早晨,某个阳光不错的下午,某个突然失眠的夜晚。出来混的果然是要还的…...

嗯...我还没死。

  过了很是操蛋的一年,操蛋到对一切都很失望,考虑过的自杀方式整理一下可以写本自杀者的自我修养。

  我花了快一整年来对抗自己的抑郁,时好时坏的,至今也不敢说我已经超越了它。那些人、事,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窒息,也找不到可以说出来的人。实践证明这毕竟只是我自己的事情,他人非但不能理解,还要觉得我矫情不可救药。

  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言者无二三。

  可是就这么钉进棺材板里太憋屈了,你看这人居然因为这么屁大点事儿就要死了,自己想想都觉得挺好笑的。

  总之还是活着的,西西弗斯执意留恋的这...

发个早上上课摸的耕太


咸鱼如我终于翻起来把分镜扫描了...

这个月...大概会更个画风精分的奇怪短篇......吧......

要是没生出来,我就画一百只智喵喵......


从 @颜色怎么使才能哦虾类。  那里抱回来的智喵宝宝。

你看我上色辣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有诚意(逃

默默拿作业混个更...

不知道黑白稿印到布面上什么效果wwww

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

咦我居然更新了

*来自一万年以后的更新*

蟲師 || 智,狩房家第五代执笔者

半夜睡不着跟魇聊天的脑洞产物wwwww
宝宝又成功地精分出了一个画风(*´ω`*)

日常练习之一...出场人物随机(喂


太久没出现...我随意更张图除除草...

接着安定消失......

下次更新...也许在一万年以后(打

You are my Muse❤(ӦvӦ。)

© 山中木客 | Powered by LOFTER